0

原标题:姜文杭州畅谈《邪不压正》:电影的根是从孤独而来的!

原标题:姜文杭州畅谈《邪不压正》:电影的根是从孤独而来的!

由姜文导演,彭于晏、廖凡、周韵、许晴等主演的电影《邪不压正》于7月10日在长城边、星空下举办了盛大的首映礼。

首映礼结束后,片方马不停蹄赶到了杭州,1200名观众有幸在映前一览这部新片。

“姜文集大成之作”、“中国最有才华的导演”,观众们沉浸姜文的影像中无法自拔。

电影中屋顶上发生的故事极致浪漫、令人神往,而现场的掌声、笑声、惊呼不绝于耳,屡屡要将屋顶掀翻。

导演姜文的出场则是当天最大惊喜,严肃而戏谑,讲究而浪漫,如作品般多面的姜文彻底引爆了在场千人的嗨点。

更嗨更燃更爽 当暴力美学遇上荒诞幽默

似乎是一个轮回,三年前《邪不压正》剧组曾于古北水镇写剧本,三年后的首映礼便放在了这里;

三年前姜文曾于同一个礼堂同浙大讲授讨论新片,三年后这里迎来了《邪不压正》的映前观影。

“姜文就是姜文”、“比姜文还姜文”,是观众对姜文的至高期待得到满足后的愉悦。

《邪不压正》在继承了姜文一贯的暴力美学外,这一次也确实如观众留下的几个关键词“更嗨”“更燃”“更爽”了。

“画面充满了荷尔蒙”,“每个角色都有一种野性的美”。在中国影坛,姜文电影似乎一直是“荷尔蒙”的代名词。

血腥的动作场面、香艳的情欲镜头,这些姜文暴力美学的标配令在场观众大呼过瘾。

而不同以往作品往往以姜文角色的视角展开叙事,新片中每个角色都有了更充足的表达空间,他们身上涌动的活力和冲动,使得他们都异常饱满,充满魅力。

特别是李天然(彭于晏饰)身背15年的旧怨和少年初长成的烦恼,被情与仇两重驱动,飞檐走壁,快意恩仇,让人不禁深深沉迷于这份强烈的生命活力。

除了视觉上的嗨爽观感,听觉上讲究而密集的台词则令观众从开头笑到结尾。

有观众总结角色的台词是“话赶话”“连珠炮”,密度极大,这在造成了密集的笑点轰炸外,也展示了电影蕴含的极大信息量。

1937年的北平,个人命运与国家命运深深捆绑,国难当前,每个人都有不只一重身份,“声东击西”、“左顾言他”成了他们的处世之道。

而片中又遍布着姜文式戏谑,有观众总结为“严肃中透着荒诞”。

的确,《邪不压正》讲的便是一个看似严肃实则荒诞的故事,片中“钻研把小脚变回大脚”的妇科大夫、“一开口就京腔”的美国人、“教着《论语》卖鸦片的日本特工”,每一个角色都会在看似完整的人物动机外突然给你一记回马枪似的“惊喜”,让你会心一笑,也真正懂了这个角色。

而这,似乎便是观众所言的“最高级的幽默”。

起于孤独成于坚持 姜文回顾新片诞生心路引全场共鸣

当天的观影,电影一个接一个高潮的设置让观众的情绪始终处于亢奋之中,而导演姜文的出场则令现场陷入疯狂。

姜文严肃真诚地将4年打磨剧本喻作大学生涯,浪漫而深刻地自述作品诞生自“孤独”之中,引得现场观众阵阵赞叹和共鸣。

一名在场的观众指出姜文电影中的主人公本质上都是孤独的,“从马小军、张牧之到李天然无外乎如此”。

姜文对此表示赞同,“他们的确孤独,但孤独的不仅仅是角色,每个人都是孤独的”。

他也建议大家不要排斥孤独,“我在孤独时会想一些故事,这些故事后来拍成了电影,所以我电影的根来自孤独的瞬间”。

《邪不压正》中师门被灭、无父无母的李天然的力量滋长于孤独。也正是孤独,帮助姜文带来了一部部纯粹而通透的经典之作。

观影当天,幽默荒诞的台词使现场笑出了一段段声浪,而台词的密集程度亦令人印象深刻。

对此姜文表示,这本质上源于他自己“话痨”的性格,“一个导演没有他自己就什么都不是”。

除了对台词的坚持,姜文延续了自己一贯的讲究,“我们的剧本写了三四年,原本不了解北京的编剧们,变成从东城到四九城、从吃喝到历史事件如数家珍”。

也正是这种讲究,才使得《邪不压正》的每个细节都经得起推敲、每个画面都经得起考究。

而他同样将打磨剧本的时间喻作大学生涯,鼓励在场学生们打牢基础,这也赢得了学生们的满堂喝彩。

讲究和幽默,是姜文的两面,亦是新片《邪不压正》的两面。

4年的时间,满足了制作上近乎洁癖的讲究;而姜文独特的幽默和浪漫则在《邪不压正》中俯仰可拾,成为最大的惊喜。

而他的杀手锏,那肆意的荷尔蒙和想象力并未因岁月流逝而钝掉,反而愈加得心应手、举重若轻。

姜文导演四年磨一剑,《邪不压正》将于7月13日全国公映,一场有酒有肉、载歌载“武”的盛宴已备好,就等你共饮这坛烈酒,还等什么!

现场精彩对话

提问者:姜导您好,我以前看你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等感觉更加内敛一点,但是随着岁月流逝,比如《让子弹飞》、《一步之遥》以及《邪不压正》越来越充满激情,你是如何在时光流逝下越来越有激情的呢?

姜文:我敢说你是高晓松的粉丝,你说的话都是高晓松说过的,你能不能重新想一下,高晓松说过,我回答过。你是高晓松的粉丝吗?

提问者:不是,我是您的粉丝。

提问者:我想先说一下,你是我认为全中国最有才华的导演。

姜文:你说对了。

提问者:您也是地球上最有才华的导演。

姜文:这要谨慎。

提问者:我想问两个简单的问题。首先,您的电影看了很多遍,举个例子,包括这部电影,《一步之遥》中,武六去楼房救马走日的情节,您原本安排的情节是武六踩着《一步之遥》的音乐节奏去救马走日,但是你觉得这是传统的拍摄手法,你想突破和创新,在超越传统和传统之间你会选择超越传统,但是有时超越传统反而不一定比传统好,你总是会为了超越传统而说不定传统会好一些。

姜文:我想大概听明白了,大家听明白了吗?(没有)。那你接着说。

提问者:从你最开始拍《阳光灿烂的日子》,拍摄的手法非常强烈,和很多导演不一样,你想用更好的方式,为什么非要这么拍?那样拍不行吗?你一直在要求更好。第二个问题,曹雪芹也经常出现,还有住过的房子,您小时候真的住在那个地方吗?那个楼是否真的爬过吗?先问这两个。

姜文:你说了这么多,其实有一个非常可怕的是你老在自我预设,自我预设对年轻人特别可怕,你以为是这样,你把假设当成已经,通过假设已经开始往新的方向推,结果那边和这边都不成立。你说,我当时拍武六的时候原来需要按着《一步之遥》走,后来假装说不传统而改,这不存在,从来没有过,所以我不知道如何回答你。对我来讲,你有强烈的假设和预设,有人说带着《让子弹飞》来看,我觉得你带着最新的脑袋看最好。

关于你怎么样,我怎么样的那个,我可以坦白的说,我平常看电影不多,不是影迷,只是看自己喜欢的,可能只是几个,古人说过,功夫在诗外,想把诗写好,不一定读诗,当然读诗是基础。想把电影拍好的话,不是老看电影就可以拍好,应该更多地理解人生,对历史人生有独到的见解,你有了这样的态度,你用电影的手段,像一支笔一样是一个工具来表达而已。最后一个问题我回答你,那檐头(音)我上去过,但不是我,如果我上去的话就不用电影表达它了。谢谢!

提问者:我说两个小问题,首先是我个人觉得这部电影的台词非常有意思,让我觉得看话剧和舞台剧的感觉,我想知道姜导是如何看的?第二,接高晓松的问题,他在2016年跟你争《侠隐》,想听听里面更多的故事,你是如何看待晓松老师对您电影的评价的?

姜文:谢谢!这个孩子问的问题就清晰明了,而且他在问问题,不是说自己的感受。我确实觉得我电影中拍得一样,女孩子比男孩子能干。我觉得你说得对,我的电影的确台词量比较多,而且在台词上比较讲究,当然,这不一定和话剧有关系,因为有一种电影台词量特别多,比如吴迪安(音)的电影,还有一些没有声,不用说话。还有说话很少,等等各式各样。这是视听艺术,我们希望在看和听方面观众得到更好的满足。

第二,关于高晓松的事,这事又是需要动脑筋的事,我没有跟他争过《侠隐》,我不知道这个事,和我没有发生任何关系,谢谢你!

提问者:姜导演,您好,首先非常荣幸今晚可以看到首映。我的问题是,想请问姜文导演对这个片子的定位是什么?你的作品有浓烈的西部片色彩,和前几部作品相比,商业色彩较为显著的《让子弹飞》和侧重于表达电影艺术追求的《太阳照常升起》,以及本次的《邪不压正》,您是怎么定位的?

姜文:您是学什么的?

提问者:学法语的。

姜文:那位呢?

提问者:我女朋友是您的铁杆粉丝,特别喜欢你,特别想问你问题。

姜文:她不在场吗?

提问者:她在国外,她特别喜欢你影片。

姜文:她学电影吗?

提问者:影视制作。

姜文:在哪里学?

提问者:南京师范。

姜文:那还是中国。

提问者:她在国外旅游。

姜文:我严肃地说,如果她想学电影的话,我是中央戏剧学院的教授,我也经常去讲课,我告诉那些孩子,不要事先想那么多主题,预设,包括对片子怎么想,我从来没有想。最关键的是把人物关系做好,其实,西方早就谈过伟大人物才能带出伟大的作品,没有人物什么都没有。

提问者:很多观众对您的作品觉得晦涩难懂,您对视听语言的应用比较猛烈,你觉得是否会影响观影者对影片的理解,或者对观众的理解及自我展现更加重要。

姜文:这里都是伪命题,没有一件真正成立。我觉得一个创作者他其实没有办法想到大家想什么,我就是给你拍了,你也别信,他是通过自己的脑袋和他自己的手替你写的。所以,大家一定要清醒地知道,创作者本人是逃不掉的。

这就是为什么文革的时候有人写了小说,最后把作品找出来把他批斗一下,你逃不掉责任,那是你要表达的东西。所以,当然商业思维有很多花言巧语。

孔子说过:巧言令色,闲言闲语。所以,话说得太好听,一定要小心,没有哪一个商家真的是为你想的,商家都是为你兜里的钱想的,所以说好听的话没有用。好的作品是创作者是否拿生命完成,只要有这个就够了。另外像我这样的人怎么会晦涩,我这么直截了当。

他们两个提了问题,一个看下面的手机,一个拿手机这样拍我,我说得再清楚对他们两个仍然是晦涩,因为他们注意力不集中,这样会造成很多晦涩。谢谢!

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文章转载自:http://www.sohu.com/a/240842071_575992
版权归原作者享有,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本站删除。感谢您的支持理解!